大家都在搜

揭淘寶職業差評師亂象,“網絡水軍”如何碰瓷敲詐?



劉歡/中新網

中新網客戶端北京8月18日消息,網購的時候,賣家顯示的“差評”會影響你的選擇嗎?近期,關于網購“職業差評師”的話題引發輿論關注。這些隱藏于電商江湖的評論“水軍”,他們的生意鏈究竟是怎樣運轉的?

差評師,這樣的“碰瓷”你見過嗎?

“刪一條差評8888元,不給錢不刪。”近日,深圳一家淘寶店發生了網絡“碰瓷”。嫌疑人連續三次變換身份信息購物并用差評敲詐,敲詐金額上萬元,最后被警方識破并逮捕,作案的竟是一對夫妻。

如今,網絡購物中,買家評價會成為消費者挑選商品的重要參照,一個“差評”則會對賣家的信譽評級造成不良影響。

一些不法分子將此視為發財“商機”,在網購的圈子里漸漸衍生出“職業差評師”這個特殊群體。

職業差評師一般利用虛假信息在淘寶等電商平臺購物,最后千方百計找所購之物的毛病,既不給賣家退貨,還要求給一筆費用刪差評。

在網絡搜索引擎,輸入“差評師”,有關這一特殊職業的廣告和“傳說”到處都是,有廣告甚至打出口號:“月入八萬算混的慘”。

“現在不好賺了,靠這發財,別做夢了。”吳先生就是淘寶網上的職業差評師,他對中新網記者說,在電商平臺近年來的整頓中,差評師往往做事隱蔽,想加入職業差評師團隊則更為不易。

記者在網上找到了一些職業差評師的QQ群,加入之后,在群中停留不久便被踢出。差評師的“群主”盧先生告知記者,加入團隊須首先繳納98元的進群會費,之后有專門人員傳授技巧。

揭淘寶職業差評師亂象,“網絡水軍”如何碰瓷敲詐?

當問及差評師的月薪,盧先生稱,即便剛開始做,月薪也不會少于5000元。

“培訓一天就能上手,之后會有團隊給你們新的身份信息,然后會群發差評目標,直接用新賬號進行差評就可以了。”盧先生說。

對于如何找目標商家,這位差評師的“群主”則表示不方便透露。

而據此前其他媒體報道,所謂電商平臺差評師,他們一般會瞄準評價等級較低、貨物相對便宜的店鋪。工作方法一般以團隊的方式存在,分工合作,形成自己的體系,而對于敲詐勒索部分的利益一般會按照提前說好的利益分配。

“差評”亂象屢禁不絕

近年來,因為職業差評師的“碰瓷”,不少電商平臺開始有針對的出臺整治和規范措施。

這些措施包括建立消費者誠信數據模型,通過大數據甄別惡意差評及差評師的存在,并在商家后臺推出一鍵刪除惡意差評的工具。除此之外,有的電商平臺也在逐步完善其惡意評價機制,以應對惡意評價引起的敲詐勒索。

“惡意差評是我們經常處理的一類投訴,公司會有相應的大數據去識別惡意差評,技術方面不用擔心。”淘寶網客服對記者說。

隨著網購越來越頻繁,即便電商平臺設置了相應的投訴平臺,職業差評師這一職業也并未銷聲匿跡,電商平臺的差評亂象也一直存在。而隨著外賣平臺的興起,更是讓職業差評師的活動范圍越來越廣。

究竟是什么原因致使這一不光彩的職業依然存在,段和段(北京)律師事務所律師陳若劍說,網絡高度發達,網絡敲詐的舉證較難,且耗費時間長,加之電商平臺的投訴機制不完善,給了這些人可乘之機。

差評水軍:有人訛詐,有人刪帖

職業差評師衍生的是一個灰色利益鏈,有差評師的存在,也有標榜可以刪差評的商家,甚至還有相關攔截差評的軟件在售賣。

而作為職業差評師本身,他們的生意也不只是單純的“碰瓷”敲詐,在激烈的同行競爭中,部分商家甚至雇傭差評師惡意攻擊其他店鋪。

在網上,記者聯系到一個聲稱可以“技術刪差評”的商家,這位商家的負責人稱,能通過技術來刪除差評。商家還給記者展示了當日做的幾單生意的進賬記錄,少則三五百元,多則一兩千元。

“為了保障安全,一個客戶一天只能刪幾個,價格相對比較貴,刪一條差評300元。”這位商家稱。

揭淘寶職業差評師亂象,“網絡水軍”如何碰瓷敲詐?

對此,記者咨詢了淘寶網客服,客服稱“淘寶不存在技術刪帖,這也是不可能的。”

米雪在淘寶開店剛剛一年就已經遇到多起惡意差評。“一次給了我們11個差評,對方還不在線上進行溝通,投訴憑證都留不下 。”米雪表示,看到差評后,自己不服向淘寶官方進行申訴,但是,最后依然不了了之。

目前,一些電商平臺也有專門針對惡意差評的投訴平臺,投訴必須要有相關憑證,諸如線上聊天截圖等,不過,買賣雙方的電話錄音不能作為投訴憑證。

律師:利用“差評”敲詐可入刑

面對職業差評師的敲詐,除了相關電商平臺設置的投訴渠道之外,法律層面的維權也是一個方法。

2017年新修訂的《反不正當競爭法》明確,經營者不得對其商品的性能、功能、質量、銷售狀況、用戶評價、曾獲榮譽等作虛假或者引人誤解的商業宣傳,欺騙、誤導消費者。經營者不得通過組織虛假交易等方式,幫助其他經營者進行虛假或者引人誤解的商業宣傳。

中國國務委員會見了文萊公主
西藏建立了第一個創業孵化基地
湖北建有高蹺房屋,展示土家族文化
工匠在越南的Yen Son制作瓷鼓
辽宁11选五走势图任